• <thead id="g2xs2"><del id="g2xs2"></del></thead>
    <var id="g2xs2"><button id="g2xs2"></button></var>
    <thead id="g2xs2"><del id="g2xs2"></del></thead>
  • <thead id="g2xs2"></thead>
    中国文明网(毕节站)首页 > 文化毕节

    初见牛栏江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3-13   来源:毕节文明网   
    选择文字大小  
      
      

    牛栏江风光 (陈燕南 摄) 

      “怎么样?”哑木问我。

      “震撼!”我说。

      这是我初见牛栏江的印象,也是徒步大峡谷后最深的感受。

      那时,我们刚到牛栏江大峡谷斗古乡中关村地段的最高峰顶,风唱着歌,正从峡谷里吹来,在下午两三点的阳光下,清凉,舒爽。它撩起头发挡住我的脸,但,我仍能感受到牛栏江畔高山的雄奇、峡谷的深邃,我禁不住朝着江水远去的方向放声大喊起来,那声音被风吹得很远、很深、很绵长。

      脚下的枯草正黄长得很高,在风里倒向一个方向,并不萎靡,看上去很像大山的头发。穿过那些金黄的草,站在悬崖最边缘的大岩石上,谷里的风光尽收眼底,江水如一条玉带系进高耸的大山,把山从中间勒陷下去,分成两座,江对面是云南会泽,这边是贵州威宁。不远处,江水有个岔口,我以为那是两条水流在岔口相遇,汇在一起,谁知那是牛栏江的分支,并未流远,只是筑坝蓄水时淹没了另一条峡谷,此时的江水静静地躺着,把大山又分成两座,形成两水三山。因此,此处峡谷也更加开阔,我们看得见云南界上远处的村庄和正在施工的建筑,也依稀看得见山下散落半山的村落。

      听说下山是有路的,但是我们首先穿过的是一片糙皮松树林,林里长满了枯黄的瘦草。我们一行人各自踩出一条路,深一脚,浅一脚地,往有路的方向走去。没多久就真的看见一条老得“生锈”的路,年岁自然猜不出来,但开始的那一段,砌路基的石块整齐,路面相对平整,路上方是笔陡的岩壁,路下方是万丈悬崖。

      沿此路绕过一座石山,眼下便是石漠化山体,有笋状的山峰从半山冒出来,像一只面目狰狞的神兽,守护这荒野里不屈的生命。路从此以“之”字形向下延伸,人们得撑住路沿那刀削斧砍的岩石,才能放心行进。尽管这样,一行人前前后后,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得向着远处呐喊、歌唱,“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,往前走,不回头……”

      初春的牛栏江畔,太阳竟有些辣,晒着赤裸裸的山、石和红土,也赤裸裸地晒着一行人的脸。眼看就在脚下的牛栏江,却久久不能抵达,我们开始感觉到脚步的沉重。

      路越来越窄,越来越险,先前还能踩着的石板路突然中断,被一条散乱小石子的羊肠小道替代,仍然以“之”字形状向下延伸,坡越来越陡,脚踩在路面那些淘气的小石子上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,石子则“哗啦啦”往下滚。为避免滚落的石子砸中下面的人,大家自然地拉开了行走的距离。

      比起上半山的石漠化状况,下半山倒是长满了山顶那种不知名的草,齐胸高,让我不自然地想起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草来。就长势而看,夏秋之季,这里应该是一片碧绿。此季,它们呈焦黄色,欢快地在风中摇着头,像是正在蓄谋一场春天的庆典。

      因为没有路,大家在草丛里四处穿梭,呼朋引伴,热闹了一整片山野,惊醒了山下土墙房里的一条白狗,它“汪汪汪”地向大家宣布自己的存在。这也宣告我们的下山之举就快要取得胜利了。

      离江不远的地方,先前看到的稀疏土墙房坐落在稍平缓的地带,或三三两两簇拥,或一枝独秀,只是未见着炊烟和人迹,我们不敢走近打扰。

      远看如玉如带的牛栏江,近看江面宽阔,江水碧绿,平静得像一面镜子,倒映着两岸的高山,像极了小学课本里描写的漓江的水。掬起一捧,凉意随之袭来,全身的疲劳瞬间烟消云散。江边,一条废旧的皮筏艇一动不动地躲在岸边。

      太阳渐渐西斜,回头仰望,刚刚花了两小时走过的大山,山头凸出来,山腰凹进去,被夕阳照得通体金黄,耸入蓝天白云间,像极了人们所述的日照金山。在它身边,只觉自己渺小如一粒沙。

      下山容易,上山难。太阳被大山挡住,阳光已晒不到我们,我心里闪过一丝畏惧,看看上山的队伍,想想此行的目的,忽而又多了一份战胜大山的决心。

      相比下山时因新奇与兴奋的一路摩挲,上山的路,大家走得认真了许多,也累得多,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。

      每前进一步,都艰难无比,但没有一个人说过放弃。其实,真想放弃也放弃不了,身在大山中间,进退两难。大家便默不作声,一鼓作气赶到半山腰,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山时堆放的食物,一刻也不敢停留,加足马力,向山顶冲刺,想追上夕阳最后的余光。

      尽管大家竭尽全力,还是没能赶上太阳回家的速度。山顶,松涛阵阵,太阳仅剩的余晖在天边投射出五彩斑斓的光,映着近处的松树和远处渐渐模糊的牛栏江。又一阵歌声在暮色中响起,松树轻摇枝条,好像在庆贺一件大喜事一样。多么美妙的时光,多么诱人的图画。

      那时,我才发现,徒步下山、上山的目的远不仅是看山看水,它应该如我启程前的想法:我们的人生,需要去经历一些不一样的经历,感受一些别人未能感受的感受,欣赏一些别样风景。夜幕降临,山静下来,水静下来,树也静了下来,唯我的心还在澎湃。在我还未得走近的江畔人家,还未能到达的牛栏江域其他地段,又将让我感受到怎样的震撼呢?闭目,长长地吸一口峡谷深处而来的气息,我能做的,是怀一颗虔诚之心,在时光的缝隙里,深情期待?。ū辖谌毡?彭 丽)


    责任编辑:蒋敦萍
    打印】【关闭】【收藏此文章

    联系地址:毕节市行政办公中心9楼西0922 咨询电话:0857-8630030 咨询QQ:1509077332 邮编:551700
    Copyright 毕节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毕节试验区网 黔ICP备 05000423 号
    浙江福彩15选5酒店_浙江福彩15选5欢迎您_浙江福彩15选5游戏 我的大叔| 海蓝之谜| 薰衣草| 的士速递| 美国队长| 喜团| 九寨沟| 临高启明| 优酷| 喜家德水饺|